12 Apr 2015

第四公民 Citizenfour



年份:2014
導演:Laura Poitras


2013年6月一名在美國國安局底下工作的高階系統管理員,Edward Snowden向美國《華盛頓郵報》跟英國《衛報》披露美國白宮政府跟國家安全局經由參與計劃的電信網絡公司來進行毫無限制地監聽跟收集任何通訊訊息,包含電子郵件 語音訊息 影音視訊 圖片跟通訊位置等等。由於美國公民尚能被美國憲法所保障,所以監聽的對象為這些電信網絡公司(包括Google,blogger這個平台的服務商)的美國境外客戶及與國外人士通信的美國公民。國安局宣稱他們已針對特定可疑人士作監聽,但是事實上是對所有能夠收集到的資訊都做監控。其中被鎖定監控的特定人數竟然高達120萬人。

美國國安局的這個計畫稱作『棱鏡計劃』(PRISM),也就是這個紀錄片的要揭露的議題。

紀錄片的導演是Laura Poitras,早在Sonwden提供資料前,Poitras 因為要收集紀錄片9/11三部曲的第三部題材,就開始了一系列關於美國政府監聽的調查跟訪問。不知是否因為如此,Poitras 對於文件資料影片的加密保護的技術也比一般人深且廣,也因此Snowden才轉為直接跟Poitras通訊,也讓這些資料跟會面原始影帶能夠重見天日而不被美方相關人員攔截或識破銷毀。

影片就從Citizenfour - 也就是 Snowden 的代稱 - 第一次嘗試著要聯絡《衛報》記者Glenn Greenwald開始,但是因為Greenwald的網絡資安技術較不熟稔,所以利用加密郵件通訊一事就轉為Poitras處理。

紀錄片也訪問到了前國安局最高階情報技術官員William Binney,2001年退休後,他轉為國安局的對立面,成為告發人,常常以自己在國安局將近40年的資歷來作證,證明美國國安局對於人民的監控。

影片中《佔領華爾街》的駭客座談會上,講者也提到只要從一張地鐵卡跟金融卡,藉由卡片資料就可以拼湊出一個人生活日常,什麼時間去了哪些地方,做了哪些消費,利用了哪些銀行服務等等,這些看起來似乎微不足道的日常行為,卻可以曝露出這個人的生活隱私。

聽起來很懾人吧,但是絕不僅僅如此。

影片的重點是跟Citizenfour在香港美麗華酒店的會面。從一開始要如何相認,就充滿了諜報感。
Citizenfour 會在門口把玩著魔術方塊,但是不要直接相認,而是要問(問題我忘了......),這樣Citizenfour就會告知前來相認的人說 “我不清楚,但是你可以問櫃台。” 並領着Poitras 跟Greenwlad 等一行人進入酒店。
 
Snowden 告訴他們,自己知道要付出的代價跟承受的後果。只因為  「願意犧牲掉這一切,因為美國政府利用他們,秘密建造的這一個龐大監視機器摧毀隱私、網際網路自由和世界各地人們的基本自由的行為讓他良心不安」。原文:” I'm willing to sacrifice all of that because I can't in good conscience allow the U.S. government to destroy privacy, internet freedom and basic liberties for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ith this massive surveillance machine they're secretly building.“

這些文件資料影音檔案顯示了美國國安局的監聽計劃,甚至是在海外建造監聽攔截訊息的基地。更驚人的是,連德國總理梅克爾也被監聽了!

在Greenwald將文章發佈後,因為英國政府的通信總部 GCHQ也參與其中,因此英美政府也將壓力帶給了會面的相關人員。首先是《衛報》手上的資料被迫銷毀,Greenwald 的助理兼親密夥伴David 也被機場人員拘留。導演本人的影片資料也在機場被美方人員盤查扣留,但經過層層加密保護下,Poitras還是成功地將資料帶回並剪成這部紀錄片《第四公民》Citizenfour.

試想,如果沒有隱私,也就代表沒有言論的自由,人們開始在網路噤聲,對於真相的討論就會變成一言堂,網路原本該有的自由風氣將轉變為一灘死水。也許身在台灣的你我對於美國國安局的《棱鏡計劃》並沒有太大的感覺跟反應。但其實在前不久的四月二日,立委張慶忠 - 對!就是去年想偷渡黑箱服貿的那隻 -  安排審查政院版的《國家安全法》修正草案,但其內容卻將網際網路納入國安監控範圍,甚至在未明確定義就大幅授權政府對團體以國安之名進行保防工作。這不啻是網路的白色恐怖嗎?不過幸好最終草草散會。

影片提到在Swonden之後,也有人不顧自身安全的跳出來證明Swonden的指控,證明《無人偵查機》的存在與監控。就像Swonden之前所表示的一樣,總是會有像他一樣的人站出來捍衛自由人權這種普世價值。當政府不當擴大自己的權力時,就是人民該反抗的時候。

最末,影片寫著,This film is dedicated to those who make great sacrifices to expose injustice.


也敬 鄭南榕先生,為了言論自由而奮鬥。




附註:張慶忠想要闖關的政院版《國家安全法》修正草案